【桃園文選】寒天裡的烏魚米粉

「烏魚」是這季節最令人無法拒絕的美食,早期台灣有句俗諺「冬節吃烏魚」,每年一到冬至前後這段期間,便是烏魚盛產的時節,這時候的烏魚碩大肥美,肉質鮮嫩,是當時當令的美食。

 

早期台灣有句俗諺「冬節吃烏魚」。圖:鄭國雄攝

今天一早出門採買本周的「戰備物資」,當到市場的水果攤,採購了所需的各類水果,拎著大包小包準備回家時,忽然瞥見前方魚攤上出現了烏魚的蹤影,此時,腦海中立即閃過一個飄出香噴噴味道的「烏魚米粉」畫面。於是,又在魚攤上選購了一條又肥又大的烏魚,想著今天中午就可以來個與「烏魚米粉」的午餐約會,心裡的期盼猶如久旱之逢甘霖,雀躍萬分;嘴裡的口水恰似氾濫的洪峰,從齒縫裡漫過了舌尖,讓我迫不及待地拎著今天的戰利品,心滿意足地迅速回家。

 

小時候,烏魚對我家來說是一種非常珍貴的魚類,因為當時還沒有人工養殖的烏魚,想要吃到美味的烏魚,只有等到數九寒天,一波波冷氣團隨著強烈的北風南下時,烏魚才會隨著寒流南下避寒。當漁民聽聞到烏魚的漁汛,會開船出海捕撈,這時才有烏魚可吃。但也因此,野生烏魚的價格非常昂貴,所以平常的日子裡,家裡是捨不得買烏魚來吃。

 

大姑媽家住在雲林縣口湖鄉,從事魚蝦貝類的養殖,因此每逢烏魚到來的季節,就會買條烏魚與豬肉,回娘家來探視爺爺與奶奶。奶奶便將大姑媽帶回來的禮物,料理成一大鍋誘人的「烏魚米粉」,讓全家人享用這個季節裡老天爺特別恩賜的美食。所以每次只要看到大姑媽拎著烏魚回娘家時,最高興的應該是我們這一群隨時處於飢餓狀態,嗷嗷待哺的小孩,因為我們又可以吃到那個令人想念的好滋味。

 

為了料理這一鍋「烏魚米粉」,奶奶囑咐我到村子唯一的「柑仔店」買回一大包米粉後,便開始展露一手她高超的廚藝。她先將豬肉放入鍋中加水煮沸燙熟後撈起備用,再將烏魚去鱗洗淨,烏魚從中剖成兩半,並切成塊狀。接著倒入麻油熱鍋後,將切好的魚塊全數倒入熱鍋中稍微拌炒,等空氣中飄出陣陣的麻油香氣,便將剛才煮肉的高湯全部加入鍋中以文火慢慢燉煮。在等待魚湯滾沸的同時,奶奶會交代我將米粉放入水中泡軟,待鍋中魚湯滾沸,奶奶便以嫻熟的手法,將泡軟的米粉撕斷放入鍋裡與烏魚一起共煮,等湯水再度滾沸,加入鹽巴調味後就大功告成。

 

看著潔白如玉的湯頭,聞著空氣中散發出來鮮甜的烏魚混合著誘人的麻油香氣,我已不知不覺的口水流了滿地。但為了讓「烏魚米粉」達到完美的境界,奶奶這時候還不會讓我們盛上這鍋令人垂涎欲滴的「烏魚米粉」來品嘗,一定要等到米粉吸滿了湯汁後,她再切幾片剛剛燙熟的豬肉放入鍋中,這時才大功告成。一碗「烏魚米粉」有著魚肉的鮮嫩、豬肉的厚實、湯頭的甘甜、麻油的香醇,尤其是吸滿湯汁的米粉,更是集合了所由食材的精華,當把一口米粉含在嘴裡,那鮮、甜、軟、嫩的滋味,一直在舌尖上不停地竄動,一直在齒縫裡不斷地遊走;那勾人神魂的滋味,彷若是貝多芬的「生命交響曲」,撼動在內心的深處。

 

時代不停地轉變,烏魚已由野生捕撈變成為池塘養殖的魚類,因此烏魚的價格也變得非常親民。想吃烏魚,只要等冬季烏魚生產的時節一到,市場上到處都買得到烏魚,不像小的時候,非得等到寒流來襲,野生烏魚南下避寒,漁民出動舢舨、小船出海捕撈才有機會吃到烏魚。所以現在的我,想要吃到美味的烏魚,就不必像童年時期那般的殷殷期待,切切盼望,想一想,生活在這個時候真是幸福啊!

 

時季又來到了北風簌簌,寒雨淒淒的冬季,這時就會想到來一碗暖胃又暖心的「烏魚米粉」,再度回味那種令人垂涎欲滴的滋味。只是,奶奶「烏魚米粉」的好味道,是否能夠再度重現在我家的餐桌上,那就要看我是否還能記得,當年守在廚房裡看著奶奶料理的手法。希望我愚鈍的腦筋能快速翻轉,把當年記憶中的畫面重新找出來,依著記憶中的畫面大顯身手一番,讓我的家人也能品嘗一下,奶奶傳承下來的好滋味。

 

發表意見

相關新聞報導

你可能也會喜歡

客服專線:+886-3-3578678
聯絡信箱:news@tyenews.com
本站由 桃傳媒有限公司 所維運
已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

來稿請寄:post@tyenews.com

或來電與桃園電子報聯繫

多網聯播 合作平台

© 2018 Tyenew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