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桃園文選】詠梅

角板山一年一度的梅花盛會,近日乃最佳觀賞期。圖 : 陳文發攝

甄嬛因小產而無心爭寵,並與皇上產生了嫌隙,經過沈眉庄勸解以及被齊妃搧了耳光以後,竟開竅了!決定重新博取聖眷,在果郡王和沈眉庄的幫助下,於冰天雪地的倚梅園,利用梅花與蝴蝶,再度得到皇上的歡心,雍正甚至脫下自身的貂皮大衣為甄嬛披上,這滿園梅開的無邊雪景,這男歡女愛的繾綣之情,確實撒滿了浪漫的梅園,也收到了預期的效果。

 

滿園的白梅,數大便是美。圖 : 陳文發攝

佛教有一部《維摩詰經》,是王維的名和字的由來。蘇軾曾評價這位詩佛:「味摩詰之詩,詩中有畫;觀摩詰之畫,畫中有詩。」而王維的《雜詩三首》就十分具有代表性及畫面感:

 

家住孟津河,門對孟津口;
常有江南船,寄書家中否?

 

君自故鄉來,應知故鄉事;
來日綺窗前,寒梅著花未?

 

已見寒梅發,復聞啼鳥聲;
心心視春草,畏向階前生。

 

其中第二首提到:「你從故鄉前來,應該知道家鄉的近況吧!在你出發時,我家雕飾精美的窗前,不知寒梅開花了沒有?」此處把簡單的招呼投射於梅花身上,其實乃藉由梅花以引出思鄉之情。

 

角板山梅花盛開。圖 : 陳文發攝

元代翁森在天寒地凍的冬天,仍然覺得讀書是十分快樂的,於是才有了以下的詩句:「木落水盡千崖枯,迥然吾亦見真吾;坐對韋編燈動壁,高歌夜半雪壓廬。地爐茶鼎烹活火,四壁圖書中有我;讀書之樂何處尋?數點梅花天地心。」有雪地,有梅花,有油燈,有熱茶,還有什麼理由不認真讀書呢?

 

宋末盧梅坡有一首〈雪梅〉,詩寫得有趣,字也用得活潑:「梅雪爭春未肯降,騷人擱筆費評章;梅須遜雪三分白,雪卻輸梅一段香。」只是梅生得俊,在冰冷的冬季裡猶能竭誠綻放;而雪下得俏,才能與點點寒梅互爭銀輝;兩者可說是各擅勝場,相得益彰。

 

畫家畫梅,畫家也彷彿置身在畫中。圖 : 陳文發攝

北宋林逋種梅養鶴成癖,以至於終身不娶,世稱「梅妻鶴子」,他在〈山園小梅〉一詩中寫得清心淡雅,竟成詠梅一絕:「衆芳搖落獨暄妍,佔盡風情向小園;疏影橫斜水清淺,暗香浮動月黃昏。霜禽欲下先偷眼,粉蝶如知合斷魂;幸有微吟可相狎,不須檀板共金尊。」這首詩簡譯如下:「在眾花早已凋零的嚴寒,只有梅花獨自華美,並且佔盡了滿園風情;它的枝條倒映在清淺的水面上,有淡香飄浮在朦朧的月色中。霜禽〈白鶴〉在休息前會先偷看梅花一眼,若蝶兒能早點破繭,知道梅花是如此美麗,想必也甘心死於花下;幸好還有詩詞與孤梅相伴,根本不需要昂貴的檀木板伴奏,也無需金製酒杯來助興。」

 

這詩頭兩句的味道與唐末黃巢的〈詠菊〉詩:「待得秋來九月八,我花開時百花殺;沖天香氣透長安,滿城盡帶黃金甲。」很像吧!與明代朱元璋的〈菊花詠〉更像:「百花發時我不發,我若發時都嚇殺;要與西風戰一場,遍身穿就黃金甲。」至於誰學誰呢?按朝代的先後加以評判,即知梗概。

 

角板山的梅園佔地遼闊,還可順逛下台地,鍛鍊體力。圖 : 陳文發攝

南宋陸游在〈卜算子·詠梅〉寫到:「驛外斷橋邊,寂寞開無主,已是黃昏獨自愁,更著風和雨。無意苦爭春,一任羣芳妒,零落成泥碾作塵,只有香如故。」看來梅花是孤獨習慣的了,才會選擇在惡劣的季候裡,孤芳自賞,倩影獨憐,就算落地成泥了!仍有暗香浮動,情滿人間。

 

紅樓夢裡也記載了四首梅花詩,分別是邢岫煙、李紋、薛寶琴、賈寶玉各寫一首。這四首除了皆有很高的藝術價值外,更隱示了八十回後的故事情節。今選擇賈寶玉〈訪櫳翠庵向妙玉乞紅梅〉一首以饗諸君:「酒未開樽句未裁,尋春問臘到蓬萊;不求大士瓶中露,為乞孀娥檻外梅。入世冷挑紅雪去,離塵香割紫雲來;槎枒誰惜詩肩瘦,衣上猶沾佛院苔。」此詩簡譯如下:「酒未開喝,詩也未成,為尋初春的紅梅來到妙玉修行的櫳翠庵,不求觀音的淨瓶甘露,只為乞得妙玉柵欄外的梅花。在柵欄外(入世)挑梅,離開紅塵來櫳翠庵割梅(紫雲),誰會憐憫我(賈寶玉)瘦骨嶙峋的身軀在冷風中聳肩賦詩前來,還在回程的衣裳上沾染了櫳翠庵的青苔?」帶髮修行的妙玉,其純潔、冷豔及孤高,與梅無兩,只可惜被一群見色起意的強盜連夜擄走,「到頭來,依舊是風塵骯髒違心願。」

 

梅花梅花,愈冷愈開花,無怪乎成為國花。圖 : 陳文發攝

近日正值四君子之首的梅花盛放,唱一曲:「雪霽天晴朗,臘梅處處香,騎驢壩橋過,鈴兒響叮噹……」真是既逍遙,又應景,更挹滿文人的雅趣,故而得閒者,親之,狎之,不亦快哉?

 

發表意見

相關新聞報導

你可能也會喜歡

客服專線:+886-3-3578678
聯絡信箱:news@tyenews.com
本站由 桃傳媒有限公司 所維運
已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

來稿請寄:post@tyenews.com

或來電與桃園電子報聯繫

多網聯播 合作平台

© 2018 Tyenew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