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桃園文選】曾走過

瓢蟲掉進水哩,救起前先拍一張美照。圖 : 陳文發攝

點燃熱情,
這把冬裡的陽,
溫柔地勻抹於沿途笑視的朵花,
順著半掩羞容的踏徑,
翻落了幾許澎湃難遏的感動,
於是林鳥齊唱了,
山澗陶醉了,
雙扇蕨也紛紛托掌以迎我的到來。

 

慣於掰彎筆直的路徑,
顛簸一如咀嚼生活的苦,
乜斜著林裡的萬樹千花,
像極了魔法箍住的冷漠人群,
森然,
肅穆,
卻嗅聞不到一丁點的聲響與搖影。

 

爬山雖喘,但可以透過辛苦,體會起伏的人生。圖 : 陳文發攝

偶有串門的閒風,
登徒子般地撩撥起高樹的秀髮,
沙沙一如響鈴,
許是陶然,
抑或不悅,
但整座森林還是乖巧而靜默地互視著。

 

容我想想,
這險些堙沒了的古道,
幾經繁華,
也曾熱鬧,
如今只賸破磚、敗瓦、頹牆、殘窯,
以及綠苔趴覆著的小小土地公廟。

 

淡蘭古道的土地公廟,許多都長滿瞭蕨類漢青苔。圖 : 陳文發攝

禮拜是代代更迭的身影,
虔敬是人人衷心的場景,
喃喃間,
漫漶出神明的慈悲與憐憫。

 

而供桌衰成蕨類霸佔的蒼台,
隱隱控訴著歲月發放的無情,
告訴我,
還有什麼是值得夤緣的呢?
還有什麼是亙古長存的呢?
名利、金錢、尊嚴、油和米……。

 

一低頭,一抬頭,都是感動人心的美景。圖 : 陳文發攝

光束撥開茂林的罅隙,
暖陽好奇地翻找柔弱的過貓,
堅毅的山蘇,
低調的川七,
以及善於藏匿的蟲類幾許。

 

沒敢忘記腳下的跫音,
曾與斑駁的故事團成記憶,
既美好,
也瑰麗,
邀幽淒與古道商議,
銜接起前人遺下的斑斑印記。

 

雙扇蕨的外型可愛,年代久遠,是爬山過程中的驚喜。圖 : 陳文發攝

這匆匆的歲月呀!
有時而或盡;
可千纏的情思呢?
卻綿綿而無有絕期……。

 

發表意見

相關新聞報導

你可能也會喜歡

客服專線:+886-3-3578678
聯絡信箱:news@tyenews.com
本站由 桃傳媒有限公司 所維運
已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

來稿請寄:post@tyenews.com

或來電與桃園電子報聯繫

多網聯播 合作平台

© 2018 Tyenew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