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4年05月18日 星期六

副刊/春天來了,你還好嗎?

克林姆《吻》。圖:翻拍自明信片,怕怕提供

春天來了。好久不見,你還好嗎?

那年,我為著某個人某件事愁煩。有天覺得日子難以為繼,打了電話給你,約了你下班後一起用餐。

 
           
 
           

我因事耽擱,火車又誤點,估計到達時已過了晚餐時間,我要你先吃飯,我們改喝咖啡。

見了面,你像是打趣卻又有那麼點認真,盯著我瞧了片刻。我皺了皺眉,回你:「唉呀,不要看了,這幾天趕工作,黑眼圈啦。」你故意擺出一臉狐疑的表情,在我想動手打你之前,你指著前方說:「走這邊好了,前面有幾家不錯的咖啡店。」

 
           

那是個空氣中有著甜甜花香的春夜,我們走過公園圍牆,經過幾家從外窺看便覺店內很有格調的咖啡店。但我們只是走著走著,在你居住而我十分陌生的城市,就這樣走著走著,聽彼此說話。像是怕打斷對方說話,一直沒空停下腳步,就只是一直走著。

街燈越來越昏暗,店家稀稀落落,你停在一家門口擺放好幾盆香草的簡餐店,告訴我:「前面應該沒有餐廳了,就這家好了。」還來不及說我們喝咖啡就好,也來不及假裝我也吃過晚餐了。

一進店裡,你要了菜單,自己快速點了杯飲料,告訴我這家店的餐點都不錯,蒸魚好,鹽烤鯖魚好,椒鹽排骨也不錯。

餐來了,彼此一時無語,我低頭用筷子把魚皮挑起,抬眼見你正盯著我背後看得專注,我轉頭,原來牆上掛著一幅克林姆的「吻」。

那天之後,好一陣子過去,或許你忙,或許我又重回泥淖,日子過得沉悶,彼此都忘了跟對方聯絡。直到有一天,我又看到克林姆的畫,想起那幅「吻」,寫了幾行字,發了文。如今想來,那時期的自己應該在爛泥裡,渾身是泥而不自知,而旁人都看不下去了吧。

我這樣寫著:

「春暖時節,花開了,鼻息裡盡是芬芳。她聞到玫瑰、百合、茉莉,還聞到桂花、甘菊、薰衣草……她微微笑著閉上眼,愛情的繁華與繽紛,伸手可觸及。

慢慢地,季節變遷,花香依舊繚繞。她用整個心窩汲取著、迷醉著,卻不想張開眼。

不想承認,春光只是短暫投映,在她來不及好好抱擁時,早已無影蹤。花的氣息,從來都只是她的想像。」

有位朋友在底下留了言:

「致命的愛情,是在愛情面前【閉上眼睛】。克林姆這襲繁華的愛情長衣根本不存在,是閉上眼睛的女子心中的幻夢!因此,愛情若是後來變得不美,是因為它原本就不那麼美!下次當愛情俯身來親吻,女人要睜大眼睛……」

你給這則留言按了讚。

接下來幾年,還是有幾次一群人一起吃飯、喝茶,還是有機會和你聊個幾句。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,再沒人約著聚一聚,再沒人主動聯絡?我也不再有機會像那一晚和你一起走長長的路,一起說說話。

春天來了,我又想起你了。你還好嗎?

作者:怕怕

相關新聞

您可能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