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4年05月19日 星期日

副刊/回望青春的一種可能——《第一次遇見花香的那刻》

《第一次遇見花香的那刻》電影海報。圖:GagaOOLala

女生之間的情感,總在細膩幽微處滋長,《第一次遇見花香的時刻》將這種相處間的心領神會刻畫得很好。劇中江怡敏(林辰唏飾)是高中排球隊的學姊,鍾亭亭(程予希飾)見到怡敏賽中的英姿便主動加入球隊,開啟兩人的緣分;然而兩人的相處並非一路順遂,影集即由多年後婚宴上的重逢開展,將過去與現在兩條時間線交錯鋪排,展示於觀眾眼前。

這部戲有許多細節表現,不直接述說卻能輕輕地讓人心中泛起漣漪,如怡敏看著手機中未設立聯絡人卻熟悉的電話號碼,是難以言說的佔一席之地;或是回到自己家中,現實感襲來:未收拾的餐桌、藏在沙發抱枕後的遊戲搖桿、與長輩失約卻需要怡敏撥通電話才被迫面對處理的丈夫,都讓她疲憊不已,不僅要消化與另一半無法相互理解的情緒,更要肩負工作與親職的壓力,展現女性在多重身份中的不易。而這時重新闖入生活的亭亭,勢不可免要為生活掀起滔天巨浪。

 
           
 
           

我很喜歡劇中亭亭的直率和勇敢,總是真誠又大方的主動出擊,只有她認真觀察怡敏的需求,細心聆聽對方口中的「沒關係」,讓鮮少開口求援的怡敏被輕輕接住。青春的無畏無比珍貴,卻也禁不住一再的逃避和貶低帶來的傷害,怡敏的畏懼和冷漠有社會中大多數人的縮影,我們害怕被劃分成異類,害怕脫離「應該」的樣子,於是我們一路退縮,把「自己」縮不見,成了一副空殼。而怡敏終究是幸運的,因為亭亭,她找到了自己的樣子,只是生命難以如此輕巧,未來不可知,天橋上的對峙後,我們想望更多現實生活的可能。

看到戲中這樣簡單澄淨卻又熾熱的情感,〈童女之舞〉裡的鍾沅和童素心的身影彷彿又被重新召喚,也許每個年代都有這樣一種青春的典型鑲嵌在我們的記憶之中,社會的進展讓我們學習溫柔,而我更希望,在每個校園的角落,所有的怡敏或亭亭都能各自安好。

 
           

作者:季竺怡
IG「樂遊原(@leyou_yuan)」共同經營者。

相關新聞

您可能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