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4年05月22日 星期三

副刊/孩子氣是一種歡樂的氣質

我總是很慶幸,結婚後,我人生多了一些福氣,有爺爺奶奶可以讓我們承歡膝下,有家族歷史可以讓我尋思探索,細細咀嚼;還有,每到清明與春節時,一大群親友團聚熱鬧滾滾的過節氣氛。

孩子氣是一種珍貴的特質。圖:淺淺提供

雖然因疫情中斷了兩三年,好不容易在去年又可以在掃墓後,一大家族在餐廳席開四桌,這是小家庭長大的我不曾有過的福氣。我多喜歡這種餐桌上的歡騰,尤其是與幾個上了年紀的叔叔嬸嬸以及年輕的堂弟堂妹同坐一桌,一桌的歡聲笑語、熱鬧烘烘,看不出年紀,沒有輩分,外人看見一定以為是同學會,相互敬酒說說笑笑,開心得不得了。

 
           
 
           

今年清明節,一樣的團聚,卻因為餐桌上的成員不同,氣氛也不太相同。這兩天我不禁回想,叔叔們和錦村為什麼可以隨性自在、盡情戲鬧、哈哈大笑,如此敞開胸懷,我知道,這是一種與生俱來的孩子氣。已過花甲的叔叔們與嬸嬸們相互調侃,叔叔連聲讚嘆李家好男人的基因,嬸嬸拉著我說我們要同一陣線,不能讓男人們太驕傲,但是這當老婆的調侃反擊的話語其實是明贬暗褒,旁人一聽更覺這老公真好。

我當然知道這幾個上了年紀的男人如此渾然忘了年齡,讓骨子裡的孩子氣毫無顧忌地跑出來娛樂餐桌,是因為他們都有一位賢良淑德卻仍保有孩子氣,不會隨時像糾察糾正老公,可以讓老公盡情做自己的老婆。

 
           

但是,今年我才驚覺,並不是每個老婆都能成全老公這樣的孩子氣。今年清明節,總是單槍匹馬赴宴的姑姑,習慣性地看別人作為不順眼的她與我們同桌,老是糾舉誰為誰挾菜是失了身分,甚至連因為照顧大姑姑而與我們同桌的看護,她也屢次怪責對方不該盛這種湯,不可以挾這個部位,而當一大盤紅燒黃魚上桌,眾人驚呼:「哇!」才要舉箸大快朵頤時,她頗不以為然地撇嘴斜睨,告訴大家:「這種魚不好,是便宜的魚」。

我心裡一沉,卻想起一兩年不見的姑丈,想起在我們兩家曾有三年時間因為住得近,我才真正認識的姑丈。那個總是看到我們便笑逐顏開,總是興致一來,便滔滔與我們多聊個好幾句的姑丈,竟然與多年來姑姑口中為他形塑的「不理人」「兇惡」的形象截然不同。再更多次接觸,我漸漸明白姑丈與姑姑娘家,也就是我所投入的這個大家族如此陌生疏離,是因為姑姑習慣制止他:「這是我娘家的事,我自己處理就好。」「我的事你不用管好嗎?」

我又忽而想起有次姑丈說好了搭我們便車,等到我們車開到約好的地方,才知道有位身材魁梧的男士也需要我們順道載他一程,這一路上說說笑笑,外型粗獷的人其實話語幽默,是很風趣的人。但是,隔天我們接到姑姑電話,劈頭便是劈哩啪啦一連串痛批姑丈的話,什麼我們那麼小的車,怎麼讓我們多載一個那麼肥胖的大老粗,我說:「姑姑,我們的車1.8,坐四個人其實很寬敞啊!」然而姑姑習慣性不聽人慢慢說,我只是再次領教了她的霸氣,我也猛然明白,她其實在乎的不是我們車子是否擁擠,她的重點是我們去載了她討厭的人,她壓根瞧不起「把自己吃成那種噸位的人」。

可是,姑姑,那人是姑丈的朋友,是你先生的朋友。
我一直沒機會告訴姑丈,那次難得同車,我們很懷念車裡的開懷暢聊,我們很喜歡卸下頭銜,一點也不嚴肅,像個孩子似與我們一起捧腹歡笑,這樣的長輩,多麼親切可愛!
孩子氣是一種歡樂的氣質!不要扼殺它。

作者
淺淺

相關新聞

您可能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