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4年05月29日 星期三

副刊/留住時間的山中秘境:三貂嶺車站,步道和隧道(下)

三貂嶺的山叫魚寮山,依山傍河分出很多經過家門的小道,一律稱為「魚寮路」。
心想,這環山之地該叫山寮路才名副其實啊!

山凹——將只剩三面牆的地方,打造成詩意空間。圖:陳嘉英提供

一路追探之下,有人說三貂嶺附近的溪流盛產香魚,捕魚人在河畔搭建臨時寮舍,故名魚寮。想來當時魚貨甚豐,否則怎夠養家餬口,還能付清日本殖民政府的繁稅重課?

然而,魚蝦終不敵沿岸的工廠高樓,自三貂嶺車站的魚寮路一號,到過橋後的聚落,一路數下去的門牌數字,一間間礦工宿舍燃起的人間煙火,全成了廢墟。
門牌依舊,人去室壞。木門不見了,窗子也沒了,屋裡長出大樹,冒起比人高的茅草。

 
           

聽說夏夜裡螢火蟲會提著燈籠來懷舊。

 
           

但沒有人回到這裡,山裡的歲月格外漫長,河水山風在空蕩蕩的軌道間迴轉,吹起悠揚縹緲的笙簫。河流,接住了四季,四季釀醞純淨的山居歲月。

舊礦工宿舍改造的秘境咖啡店,燃候咖啡。圖:陳嘉英提供

近幾年來,流行走山路,被遺忘的三貂嶺因為一則則偶然的浪漫而迎來春天。
一個板模工恰好翻起「打開咖啡館的門」這本書,開啟以衝浪板、單車、古物件裝飾的「寬哥那邊」。幾張長桌,蔓窗綠意,洗去礦工的沉鬱,以義大利麵與咖啡, 滿足慵懶的文青夢。

入坑檢查室,和廢棄的三貂煤礦,也成了可以遠眺山景水湄的座椅。這裡的店家很隨興,開店晚,收攤早,時蔬樣式全憑心情。

一周只營業一天的「燃候」也是舊礦工宿舍改造的秘境咖啡店,擅長陶藝食譜創作的手在一堆玻璃試管般的木桌前沖咖啡,一杯杯濾,一口口嚐,然後放在金屬打出來的紅銅色盤上,交付於朝聖者眼前。
四個各有所長的人把這廢得只剩三面牆的地方打造成一個詩意空間,名為「山凹」。
灰白素面的牆,斑駁的牆,陰鬱侘寂的牆,擺上三張圓椅就是一幅畫,掛上老樹枯果懸上兩盞暈黃的小燈,便是哲思,任它裸露脫殼的紅磚也是耐人玩味的詩。

埋頭沖咖啡而不言不語的女子,九十分鐘,一杯咖啡一塊蛋糕的限制著實無法悠閒自在,幸好咖啡很道地,蛋糕香醇帶餘韻,縷縷滲出時間感的老屋調性,讓人醺醺然。

三貂嶺隧道。圖:陳嘉英提供

瑞芳站到雙溪站共有9座舊隧道,其中4座已闢有自行車道,荒廢30年的宜蘭線鐵路隧道開放為三貂嶺生態友善隧道。全長3.19公里鋪設鋼筋自行車道的隧道,兩旁光線與山壁變化的石層色彩、青嫩的蕨類植物,烘托成魔幻的感覺。足音迴轉,恍若一朵朵風起雲捲的水浪,那是基隆河的呼吸,是通往大海的秘徑。

黑暗的隧道留住美好的當刻,河海的回音,以及礦工在煤坑裡的哭泣。

歸去時,瞥見有人腰繫竹籠,俯身捕魚。青山在望,石橋於後,雲淡風輕,正是柳宗元筆下的〈漁翁〉:「漁翁野傍西巖宿,曉汲清湘燃楚竹。煙銷日出不見人,欸乃一聲山水綠。迴看天際下中流,巖上無心雲相逐。」

山綠,水綠,是千百年的恆常,即便風起浪掀,也平靜得無風雨無晴雪;無心之雲,是內心安頓的自如,任世人貪嗔癡慢,縱於大化不惜不傷,也不喜不憂。

作者:陳嘉英
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閱讀教學課程講師、景美女中語文資優班教師及召集人、曾獲台北市特殊優良教師與台灣省師鐸獎。
著作:《課堂外的風景》(與陳智弘合著)、《凝視古典美學:高中古文鑑賞篇》、《寫作力》、《打造閱讀的鷹架:教你如何閱讀》、《閱讀力:三招教你破解閱讀密碼,強化競爭力》、《從世界名著經典出發,提升你的人文閱讀素養、《第一本教你寫好學測國寫的作文書──議題導向的閱讀與寫作》等。

相關新聞

您可能喜歡

熱門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