詩情畫意話南園 與世隔絕彷如人間仙境

位於新竹縣新埔鎮的南園,以江南園林為基礎,以仙山樓閣為主調,打造出與世隔絕的人間仙境。圖 : 陳文發攝

清代台灣的園林建築,較著名的有板橋的林本源園邸,新竹的潛園與北郭園,台中林獻堂的林家花園以及台南的吳園等,除了板橋林園保存較為完整以外,新竹的兩園已遭破壞殆盡,台中林家花園受921地震影響,損壞嚴重,雖復舊如舊,但畢竟留有遺憾,而台南吳園如今已剩部分殘跡。因此,民國七十年起造,七十四年完工的新竹南園,雖非古蹟,但由漢寶德教授依江南園林風格與閩式建築兩者合而為一,不但佔地二十七公頃 ,以至於層次疊轉,氣勢恢弘,並且選用最佳的山林地起造,融入「仙山樓閣」的概念,已成為台灣園林的驕傲與典範;但南園除了極目所觸,皆稱美景外,若要細訴美在何處?奇在何處?還真不知從何說起?一旦用詞則難以達意,用畫則難以全貌。儘管如此,還是有些值得提出的手法與特點,希望朋友們下回造訪南園時,能有多一點的觀察與收穫。

 

此處為園中園入口的迎紫門,代表紫氣東來,然後是由折廊轉入寬闊的湖景。圖 : 陳文發攝

首先要提到南園是一座古典園林,而且是一座標準的園中園建築,景中藏景,園中有園,類如熱河承德的避暑山莊,從票亭順勢而下就是一座大花園,進入南樓區又是一座花園中的花園,令人有倒吃甘蔗、漸入佳境之感。北宋郭熙善畫山水,他說:「山有三遠,自山下而仰山巔,謂之高遠;自山前而窺山後,謂之深遠;自近山而望遠山,謂之平遠。」此三遠正是南園的完全寫照。清帝乾隆也說:「水無波瀾而不致清,山無曲折而不致靈,室無高下而不致情。」這畫面與南園實無二致。

 

初唐駱賓王在(詠一詩中詩中提到 : 「白毛浮綠水,紅掌撥清波。」此圖乃最佳寫照。 圖 : 陳文發攝

園林濫觴於黃帝之元圃(一稱玄圃),而周朝稱之為「囿」,也就是範圍及限制的意思《文王蓋靈台、苑囿》,外「口」為籬,中間養以牛羊,植以蔬果是為「有」,故成「囿」字;秦始皇蓋上林苑、阿房宮,建馳道,羅列以青松,是全世界行道樹之嚆矢。而園林到了明代漸趨成熟,至清代則發揮到極至。

 

竹苑自成一格,靜謐,和諧而不與世爭雄,圖右的梭柱,腰粗而上下細,一如紡梭是其特點。圖 : 陳文發攝

中國有四大名園,分別是蘇州的拙政園、留園,北京的頤和園,以及熱河承德的避暑山莊;前兩園位處江南,地狹人稠,玩的是《假山假水》,也就是一般所稱的「私家園林」;後兩園位居北方,地廣人稀,玩的是《真山真水》,也就是一般所稱的「皇家園林」;而南園則由於地處山谷,整體而言是屬於真山假水的造景手法。每當驟雨初歇,山間煙雲繚繞,恰如唐代許渾所言:「遠峰初歇雨,片石欲生烟」的悠然景致。

 

柿子樹凋零後,顯現出古樸的味道,也襯托出得月閣的滄桑感。圖 : 陳文發攝

其次要提到園林的面積,蘇州的拙政園6.2公頃、留園2.3公頃、滄浪亭1.1公頃、網師園0.6公頃、獅子林1.5公頃,無錫的寄暢園1.5公頃,上海的豫園3公頃,板橋的林家花園2公頃,而南園則是佔地27公頃。這能顯出南園的寬闊與大器,如杜牧在(阿房宮賦)提到的 : 「五步一樓,十步一閣,廊腰縵迴,簷牙高啄,各抱地勢,勾心鬥角,盤盤焉,囷囷焉,蜂房水渦,矗不知乎幾千萬落……」若得乍雨時晴,雲霧縹緲,一幅仙山樓閣,端現目前。

 

蘇軾 : 「水光瀲灩晴方好,山色空濛雨亦奇,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妝濃抹總相宜。」圖 : 陳文發攝

江南號稱水鄉,園林以水景為主,建築景為輔,而水景通常佔了園區的三分之二,南園則因位處於山林,主要表現在建築景上,水景反而為輔了。計成在「園冶」一書中提到,造園有六大步驟,分別是:相地、立意、佈局、置景、設線、統合。

 

北宋郭熙 : 「雜樹參天,樓閣礙雲霞而出沒 ; 繁花覆地,亭台突池沼而參差。」圖 : 陳文發攝

首先談到相地,也就是(選址),以「園冶」一書所提,土地分為山林地、江湖地、郊野地、村莊地、傍宅地、城市地六大類,園林以山林地最佳,取其起伏之勢,江湖地居次,取其便巧,而城市地最差,少了清靜,多了突兀。很遺憾板橋林家花園因時移勢易,已從百年前的郊野地變成城市地了,從漏窗看出去,皆為公車、汽車,從閣樓眺望,盡是大廈、公寓。而南園三面環山,前有大開之感,既無車馬喧囂,更無現代建物之侵擾,所謂:「搜土開其穴麓,培山接以房廊。雜樹參天,樓閣礙雲霞而出沒;繁花覆地,亭臺突池沼而參差。」非其它園林建築所能並論。唐代盧照鄰說 : 「田家無四鄰,獨坐一園春。」正是這個意思。

 

往前走是蛇廊,簷下的蛇形檜木桁架做工繁複,耗掉的下腳料也多,因此價值不斐。圖 : 陳文發攝

其次是立意,也就是(立主人的意思),這裡的主人包括了園子的擁有者王惕吾,以及主宰整個園林設計的漢寶德。建築師漢教授依其學識與專業,融合了王創辦人的修養與喜好,選用了紅磚紅瓦的閩式建築,以及江南的庭園風格,在翠綠的青山中,有種熱鬧而明朗的感覺,與江南的灰瓦白牆,自有兩分。在視覺上,冬天不覺寒冷,夏天更現古樸。

 

洞窗又稱漏窗或漏明窗,有框景、對景、採光、通風、美觀與吉祥等寓意、扇形窗表開枝散葉。圖 : 陳文發攝

第三是佈局手法,依地形起伏之勢,桂苑從迎紫門望去,看似一樓建物,從快覽亭回眸,又似二樓,這種步移景易的手法,在江南也屬罕見。池中島與南北兩岸似連非連,以曲橋及圓月橋相搭,增添了親水功能。快覽亭以扇形頂處理,饒富趣味;居其中而北望,有騰雲而起、閬苑仙閣之感。立於南樓樓埕,遠接九重疊幛,近收滿園春色,氣勢磅礡、姿態萬千。蛇廊曲度令人咋舌,工法令人浩歎;登初喜亭則有乍到初喜之感,近攬繁花漫蝶,遠抱蓊鬱蒼林;振之以輕風,撫之以暖照,縱橫掀播,如翻麥浪。總括言之,南園符合了佈局的三大手法:「小中見大、化方整為曲折、以及以人造的手法體現所缺少真山真水之境界。」

 

從初喜亭俯而探之,近處是中亭,隔水對望是魚樂軒及水風軒。筒瓦似竹而美,概念來自於北宋王禹偁(黃岡竹樓記)所云 : 「黃岡之地多竹,椽,竹工剖之,刳去其節,用代陶瓦,比屋皆然,以其價廉而工省也。省也。」圖 : 陳文發攝

第四是置景,也就是佈置「山景、水景、建築景」一樣都不能或缺;所謂造景不如借景,有景不如巧景,而工巧不如意巧,意巧不如無意間,無意間始體自然之大妙,這在南園完全得到印證。就以借景來說,有遠借、鄰借、仰借、俯借以及應時而借五種;(遠借)中央山脈,漸高漸淡,看似遙遠,卻如掌中圖畫,(鄰借)左右兩山,形如雙手環抱,(仰借)天上飛鳥、浮雲,盡可入畫,(俯借)水中魚鵝及飛橋倒影,竟成樂趣,而所謂(應時而借)則是春天的桃花謝了,夏天的豔紅合歡繼起,秋天的菊花盛開,冬天的勁梅亦當不遠;四時的南園都沉醉在應時而借的草香花妍之間。

 

圖中為蘭因閣,圖右為得月閣,在離離蔚蔚、鬱鬱蔥蔥的綠樹環抱下,掩蔭生姿。圖 : 陳文發攝

第五是設線,也就是(設置遊園動線),在南園有兩條遊園動線,一條是從迎紫門進入,有紫氣「東」來之意,另外一條從延爽門進入,有「西」接爽氣之意;南朝劉義慶在世說新語簡傲篇提到:「西山朝來,致有爽氣」此其意也。而南樓北依翠嶺,屬「有靠」之勢,南向中央山脈,另呈「面南領導」之格局;有居高臨下,層次疊轉之美。

 

園林的磊石是一門學問,明代龔賢說 : 「石最忌蠻,亦不宜巧,巧近小方,蠻無所取,石不宜方方近板,亦不宜圓,圓為何物 ? 妙在不方不圓之間。」圖 : 陳文發攝

第六是統合,也就是(統理整合),這必需提到造園的兩個技巧:「靈活」與「得意」,所謂靈活就是依循原則,而不被原則所限。得意則是指大體上符合立意,又不會盡如人意,偶在意外,是為天助。以實際督工之所見,俗則屏之,嘉則收之 。從初喜亭立而望之,一草一木,但見巧思;從曲橋側窺魚、水二軒,更見靈活與得意之真義。不管是大草原的留白原則、南樓與琴德堂一路至桂苑的渲染原則,乃至於以整排肯氏南洋杉為「障景」的虛實相稱原則,在在體現匠者的豪邁與用心,這種《將心中之意轉為目中之境》的手法,將南園推向「意境過渡」的最高境界。

 

瓶門代表出入平安。桃窗則主長壽之意。圖左為南樓的左廂房,挨著左廂房為為露出的是琴德堂,瓶門後方則是竹苑二樓的雙清閣。圖 : 陳文發攝

接著要談到堆石樂趣,明代龔賢曰:「石最忌蠻,亦不宜巧,巧近小方,蠻無所取,石不宜方,方近板,更不宜圓,圓為何物 ?妙在不方不圓之間。」坐在得月閣水榭的美人靠上,有如美人慵懶斜靠,端視環湖石頭之堆疊,必生異趣;而石頭堆疊有四種手法,分別為 : 「大小不一、堆疊不齊、似連非連、似黏非黏。」在此完全展現。宋代畫家米芾對石頭的美醜有:「透、漏、瘦、皺」四大標準,蘇東坡聞後甚覺尚差一個「醜」字 : 「醜而美,醜而雄,乃堪當石中之王。」於是「透、漏、瘦、皺、醜」成了日後鑑別石頭美醜的五大標準,朋友們應可就此品味一番。

 

圖片最下方是隨梁枋,由騎馬雀替演變而成,梁上有兩顆趖瓜筒,再上則是束子、束隨及看隨。其中趖瓜筒因為瓜葉已抱住大梁,因此安裝方式更加麻煩,必須將大梁趖入兩顆瓜眼始成。圖 : 陳文發攝

而「詩可以入畫、畫可以成詩。」,初入肯氏南洋杉下之小口,便見桃林一片,讓人想到晉代陶淵明在桃花源記所述:「忽逢桃花林,夾岸數百步,中無雜樹,芳草鮮美,落英繽紛」之景象。南樓北面青山蓊鬱、流水潺潺,則令人想到晉代王羲之在蘭亭集序所言:「此地有崇山峻嶺,茂林修竹,又有清流激湍,映帶左右,引以為流觴曲水,列坐其次,雖無絲竹管弦之盛,一觴一詠,亦足以暢敘幽情」。站在南亭二樓,則讓人想起唐朝詩人白居易的過鄭處士:「聞道移居村塢間,竹林多處獨開關;故來不是求他事,暫借南亭一望山」。位於中亭則讓人想到清代沈復在浮生六記所提:「或琴棋適性、或曲水流觴、或說些善因果報、或論些今古興亡,看花枝堆錦繡,聽鳥語弄笙簧,一任他人情反覆,世態炎涼,優游閒歲月,瀟灑度時光」的慨然之情。坐在東亭會想到宋代蘇軾的:「水光瀲灩晴方好,山色空濛雨亦奇」,坐在得月閣會想到元代翁森的:「山光照檻水繞廊,舞雩歸詠春風香;好鳥枝頭亦朋友,落花水面皆文章」,坐在快覽亭則會聯想到宋代晏幾道在臨江仙所提:「落花人獨立,微雨燕雙飛」的沛然之情;坐在南樓石階,則會想到唐代劉禹錫的陋室銘:「山不在高,有仙則名,水不在深,有龍則靈。」

 

此乃浙江東陽的黃楊木雕,離離蔚蔚,層疊轉轉,一幅仙山樓閣的景致,紛然呈現,目前擺放在南樓一樓會客室。圖 : 陳文發攝

接著介紹屋頂的形制,南園有仿宋元古畫、全台獨有的重簷十字頂,也有圓形攢尖頂、重簷歇山頂、硬山頂、扇形頂,以及捲蓬頂值得細細品味。南園對聯主要由享有「聯聖」之譽的張佛千先生所撰,再委由千年以前的古人寫成,饒富雅趣,這不是玩笑話,實是聯聖作完對聯後,細尋晉唐兩朝古人字迹影印放大,描刻而成,只要細看落款處的最後六個字「並集晉唐法帖」便曉其中之奧妙。

 

這是龍頭魚身的鰲魚雀替,造型古樸,比例得宜,尤其魚尾蒼勁而可愛。圖 : 陳文發攝

園林設計,洞窗與洞門是不能少的,除了有框景、對景、採光、通風與美觀的功能外,更蘊含了吉祥的意義在裡頭,例如竹窗代表節節高升,六角窗形似龜紋而主長壽,雲形窗代表祥雲獻瑞,葫蘆窗取「福、祿」諧音,圓形窗主圓滿,蝴蝶窗表福氣疊至,而瓶門則代表出入平安之意。

 

杜牧在(阿房宮賦)提到 : 「五步一樓,十步一閣,廊腰縵迴,簷牙高啄。」此其是也。圖 : 陳文發攝

另外要提到的是南園的懸魚、雀替、斗拱、員光、垂花、瓜筒、鳥踏、五行馬背…….各有形制及作用,舉懸魚為例,立於山牆之上,馬背之下,顧名思義即為「懸在天空的魚」,最早均以魚形為之,古代木造房屋最怕火神造訪,因魚主水,而水能剋火,最早有支撐雙垂脊之功能,但因力學功能不強,最後僅剩藝術與吉祥的功能,一般有剪黏、交趾陶與泥塑三種用材,南園均以泥塑為主,有別於廟宇常用的剪黏與交趾陶手法,主因園主人性喜淡雅。而南園每個部位的懸魚形制皆不同,有錢幣、彌樂佛、磬牌、花藍、毛筆、豬頭、孔雀、如意等,均具有極高的欣賞價值。

 

阿房宮賦 : 「盤盤焉,囷囷焉,蜂房水渦,矗不知乎幾千萬落 ?」圖 : 陳文發攝

如果要看雀替,南樓二樓的鰲魚雀替與鳳凰雀替應屬首選,瓜筒的雕刻亦在上乘,三樓外牆的「卍字不斷垛」與一樓的磚雕也是賞析重點,琴德堂的隨樑枋刻有二十四孝的故事,堂內有聞名於世的浙江東陽木雕廠所雕刻的巨幅「全堂佛像」,而琴音閣則有「一斗三升」的計心造斗拱工法,而南樓西側入口的木架構,更能清楚地看到頭巾、束子、束隨、束尾、看隨、雞舌等構造,不管是柱珠或是螭虎拱、關刀拱、葫蘆平,都能一探匠師的氣派及用心。

 

描金鳳凰雀替,生動而靈活,尊貴且霸氣,回首凝眸,宛若閬仙,位於南樓二樓起居室。圖 : 陳文發攝

中國古典園林的特色是「有法無式」,法是章法,式是樣式;連遠在十數公里以外的遠山,也能被巧妙地借入南園景中,正所謂:「園雖別內外,得景則無分遠近。」達到了明代計成所說的:「園林巧於因借,精在體宜。」的最高境界;一般人作文喜歡「小題大作」,造園則偏愛「大題小作」,孔子說:「依於仁,游於藝。」,這個「藝」字影響了千年以來的文人造園風潮,王維置輞川園、白居易置廬山草堂、裴度置湖園、倪瓚置獅子林、文徵明造拙政園、李漁置伊園、袁枚置隨園,與南園的文人風格相互呼應,雖為人造,而宛自天開。

 

此洞窗為雲形窗,有祥雲獻瑞之意,,也起到了框景的作用框景的作用。圖 : 陳文發攝

最後要提到的是南園像一座植物園,又像一座昆蟲館,所有的生態均展現了無比的生命力,清代張潮之提到:「藝花可以邀蝶,纍石可以邀雲,栽松可以邀風,貯水可以邀萍,築臺可以邀月,種蕉可以邀雨,植柳可以邀蟬。」這些美景均收錄於南園的畫冊之中,非親臨不足以感受,非實至則難以動容;它是古典美學建築的極致,更是國內造園手法的典範,您感動了嗎?務必帶著相機親自走訪一趟喔!

發表意見

相關新聞報導

你可能也會喜歡

客服專線:+886-3-3578678
聯絡信箱:news@tyenews.com
本站由 桃傳媒有限公司 所維運
已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

來稿請寄:post@tyenews.com

或來電與桃園電子報聯繫

多網聯播 合作平台

© 2018 Tyenew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