副刊/成為煮飯的人之三 丙級廚師證照

by 編輯部 綜合報導
  09:00
分享這篇新聞:

期許自己,不只當吃飯的人,也能成為一個煮飯的人。圖:JEN提供

終於到了考試的日子, 考場設在台北市有餐飲科的高職,我穿著鋼頭鞋有點殘廢的一路走進學校,好不容易才找到教室,結束今日最困難的環節。(烹飪教室說「穿這個比較不會被刁難啦」,結果根本沒人檢查鞋子。)

 

評審老師進來之後,好像是來教課一樣,細心的跟所有考生提醒考試注意事項;到了教室後,細心介紹場地和器具功用,確認大家都進入狀況了,才開始考試的第一關。

 

時間開始後,評審們瞬間變了臉,會在你旁邊停下來,面無表情的盯著你,再默默做記錄。這角色切換真快啊!記得上課時,老師、助教,到烹飪教室的行政人員,都和我說:「記得,不要當第一個出菜的人,你會被放大檢視!」。所以備料時,我相當有耐心的一根一根慢慢切,即使是長得很鳥的木耳,我也像生產線般製出3.0×5.0×0.3公分整齊的絲。

 

然而就在剩下三十分鐘時,評審老師路過,對著我皺眉,說了開始考試後的第一句話:「同學,要加油喔。」 我才發現許多考生都已經幾乎切完,甚至有人在洗砧板了。 「好吧。」我決定做回自己,開始兜兜兜兜兜兜兜兜,霎時間考場充滿跳刀快速敲擊砧板的聲響,不到15分鐘後我便把所有原料備製完成,忽然有種小當家秀出特級廚師的中二感。

 

「你切完了?」評審老師再次路過。 沒想到我的雞肉片被評審一一拿起來,晾在容器邊緣,全場只我這樣,老師一定認為我時間不夠亂切,才能切那麼快。這才叫做被放大檢視吧! 最後到了關鍵的烹煮,我抽中火燒蛋餃題組,步驟是煎出蛋皮,然後用自製的餡料包出蛋餃,再來拿去蒸熟,最後淋上琉璃芡。

 

和平常最不一樣的是,標準考場是用快速爐,需要點子母火,其實說起來也不難,現場看一下就知道了,但我就是晚了二十年才學會。

 

烹飪教室裡,清洗後的食材。圖:JEN提供

這一關評審老師都消失了,剩下負責場務的高職生們穿梭在考場之中,一邊確保考生安全,一邊確定有沒有人需要「幫忙」。 可能是我看起來不太需要「幫忙」,也可能是因為我專心起來臉實在很臭,總之印象中這一個小時,我很像在泡泡裡面。吵雜的考場,顯得我這個工作台特別安靜,讓我一面做菜,腦海一面浮現這三個月,或更長時間以來的故事。

 

想起有次我忍不住問H老師:「以前做主廚,和現在教課,你覺得哪個比較累?」 H老師是屬於那種觸動到比較深層議題時,會裝死當機的人。 我不確定短暫沈默的幾秒鐘,老師是不是一邊檢查我鍋具有沒有擦洗乾淨,一邊浮現從以前當學徒直到自己成為主廚的一切。經過十秒的腦內運算後,老師一如往常切入油腔模式:「厚,當然是教你們比較累,還要擔心你們考試會不會過!」

 

轉眼三道菜已經備妥,剩下剛蒸出來的蛋餃需最後加工, 利用最後還有一點時間,我盡量用了考場的調味料,包含禁忌的胡椒,調成我認為鮮美清香的芡汁,淋上蛋餃,將我的菜品端出工作台,輕放在評審桌。

 

走出炙熱的考場,脫去廚師服。 台北正值一年之中,難得有陽光,又仍有涼風可以享受的短暫春季。 我從三樓的走廊,看向學校中心在打籃球的高職生,心想他們會依照自己的科系,走向自己的志業嗎?

 

剛剛考場裡面的場務,是比我年輕十年來參加這個考試的人,他們都會成為廚師嗎? 或許在這個社會的眼光中,職業終究有高下之分。 但對於我來說,不只當吃飯的人,也能是一個煮飯的人,無論是作為職業的一部分,或是生活的一部分,都讓我感到很滿足。

 

作者:JEN
登山者、攀岩者,也是興趣使然的山野廚工;戶外嚮導團隊「The Great Hunger 山問攀登」創辦人。希望透過野地,找尋讓人們更加強韌的「原型生活」。

 

本文為作者授權文章,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。

 

讀者迴響

您可能也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