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4年05月22日 星期三

副刊/土耳其是貓的天堂

在土耳其,任何地方任何時間你都能遇見貓,每一幅都是天使般的圖畫,一大家子在花園裡嬉戲,剛出生不久的奶貓把貓媽媽的尾巴當鞦韆。兩兩相濡以沫,相依相偎,睡得一臉滿足,如置身於上古時代以天地為屋宇。最多的是孤零零卻旁若無人地躺在觀光景點,任遊客來來去去,自有八風吹不動,端坐紫金蓮的靜定。

土耳其是貓的天堂,任何時間任何地方都能遇見貓。圖:陳嘉英提供

牠們是靜觀紅塵的哲學家,悲憫觀看走入風雨晨昏裡的勞苦愁煩,以慵懶之姿示人苦盡甘來寬懷敞心;牠們是土耳其市井的燈盞,嬌媚可愛,似天真無邪的孩子,冷眼遙望奔波於名利權勢的爾虞我詐,以單純善良的囁嚅引渡昏昧,乍見本心。

古城一窩貓,自如自在生活於人境。圖:陳嘉英提供
 
           
 
           

生性敏感機靈的貓之所以自如自在處於街頭,本性自我自戀的貓之所以安然泰然生活於人境,完全得自於信任的安全感,被接納喜歡的幸福氛圍。

蘇萊曼清真寺前,路過的孩子停下腳步,輕撫貓兒臉頰。圖:陳嘉英提供

在土耳其,每個走過的孩子,路過的年輕人,閒著的店家,滑手機的學生,都會停下腳步跟牠說話,輕撫牠的臉頰,或者把牠抱在懷裡,含情脈脈地看著牠。沒有家長嫌髒,也沒有小孩害怕,更沒有任何人會擲以石頭,拋以斥責聲,遑論捕貓大隊處以安樂死的威脅。日久天長,貓兒理解人情溫暖,不閃不躲,不畏不怯,不設防不自衛,這是物我忘機的相親,人性美善的鏡子。

 
           

比起台灣流浪貓常被嫌棄的景況,土耳其簡直是貓天堂,貓飼料、貓水盆、貓舍貓舖一應具全。你吃飯時,貓兒會在桌下仰首等待,好似欣賞眾人享受美食的感覺,默默遞上祝福。你經過時,牠會撒嬌地討拍拍,就像久別重逢的故交舊友那樣纏綿於你溫柔的搓模。你閒坐時,牠會輕巧巧地陪著你,有如前世的情人與你四目相望,什麼話都不說,彷彿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那般專情地讓世界只有彼此。

獨立大街陪伴伊人的貓。圖:陳嘉英提供

自古埃及,貓兒就以捉老鼠的貢獻立於偶像崇拜之位;家貓陪伴的溫柔,更讓它穩得寵物之愛。考古學家發現地中海賽普勒斯島,早在新石器時代9500年前,人類遺骨旁就有貓遺骸,這顯示中東地區人和貓的親密關係。這或許可推想伊斯蘭教國家之所以親貓,戀貓,視貓為家人乃原始社會的習慣。

至於稱伊斯坦堡為「被貓統治的城巿」,乃出自14世紀羅馬首都伊士坦堡是交通貿易樞紐,黑死病因航運而快速傳播,因為貓對抗鼠疫而控制蔓延,因此人人心生尊敬崇拜。

不過,伊斯蘭教國家愛貓成癡,主要基於傳說先知戰役期間看到正在餵奶的貓媽媽,而讓士兵繞路避免打擾。先知也曾為不吵醒正在衣袖上睡覺的貓而抽刀斷袖,

這樣細膩而不捨的慈悲滲入教徒的靈魂,引動其惻隱之情。先知有位的門徒每天餵養清真寺附近的流浪貓、收養受困的小貓,因此後世不一定知曉其名,卻都熟知這位「小貓的照顧者」。

穆罕默德言行錄「聖訓」記載:「愛貓是信仰的一部分」。可蘭經勸善待動物,「鎖住貓不予餵食而致死會下地獄」,因此土耳其的貓絕不會關在家裡,更不可能鎖在籠裡,而是隨貓兒心之所欲,意之所往。貓兒與人類是室友,是同在一個時空生存的生物,沒有主僕階級,貴賤之分,更無貧富差距問題。

何況貓性純淨,時時拂拭,一如進清真寺淨身,是純淨的象徵,是以貓吃過的食物被視為合格的清真(halal),喝過的水也被允許用於祈禱前的淨禮。

基於宗教與實際的因素,土耳其人以貓奴自居。貓是首都安卡拉的象徵,伊斯坦堡地標聖索菲亞博物館期間住的貓家庭,因為歐巴馬到訪的撫摸而變成網紅,人們分享貓動態,每天有兩三百萬人關注。
這情況與猴硐相似,不過貓村逐漸萎縮,土耳其的貓天堂一直快樂無比。
蘇非派神學家從貓守候老鼠時聚精會神的姿態,頓悟道理,你從貓身上看到甚麼?

作者:陳嘉英
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閱讀教學課程講師、景美女中語文資優班教師及召集人、曾獲台北市特殊優良教師與台灣省師鐸獎。
著作:《課堂外的風景》(與陳智弘合著)、《凝視古典美學:高中古文鑑賞篇》、《寫作力》、《打造閱讀的鷹架:教你如何閱讀》、《閱讀力:三招教你破解閱讀密碼,強化競爭力》、《從世界名著經典出發,提升你的人文閱讀素養、《第一本教你寫好學測國寫的作文書──議題導向的閱讀與寫作》等。

 

相關新聞

您可能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