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4年07月25日 星期四

副刊/我和小百岳

馬那邦山的楓葉,美得像幅畫。圖:春天提供

年少時愛戀爬山,攀登幾座高山後,為自己訂下目標——以完成百岳作為告別單身的里程碑。沒想到,爬完大霸尖山,我一回家便把登山鞋和用具全扔了,父母親以為我受了什麼刺激,擔心得不得了,其實是登頂路程難度太高,再也不想受這種苦。

 

 
           

婚後,偶然參加登山隊走訪德芙蘭步道,山徑和名字一樣美,走起來感覺腳程體力都能負荷,蠢動的心不自覺地癢了起來。爬山跟戀愛很像,愛上一個人,時時刻刻都想跟他黏在一起,剛跟他吃完早午餐,便想著燭光晚餐呢?那種迫不及待見面的感覺永遠很新鮮。

 
           

 

在馬那邦山被醉人的楓葉迷倒了,沿途枝枒上的楓葉紅黃交錯,一片片飄落在長椅上,美得像一幅畫,如同再見初戀,內心裝滿喜悅感,山的魅力就在於此,第一座小百岳就此結緣。

 
           

 

乍聽小百岳,以為是百岳的縮小版,錯!百岳是指台灣三千公尺以上特選的一百座山(鹿山例外),小百岳是由各縣市推舉出來的,具有地方山域的象徵性,山勢和緩,海拔不高,最高也不過二千多公尺,多數是五百公尺以下,難度、高度、危險性跟百岳大相逕庭。

 

太武山上的「毋忘在莒」是金門地標。圖:春天提供

以離島四座而言,澎湖的蛇頭山、馬祖的雲臺山、金門的太武山,蘭嶼的紅頭山,前三座只要搭船或飛機,抵達後開車、騎機車、步行,皆能輕輕鬆鬆完成。蛇頭山是一塊橫立的大石頭,你可以小鳥依人般地靠著它拍一張美照。刻著「雲臺山」直豎的大石碑,就在馬祖防衛司令部旁,任你亦莊亦諧的拍照留念。在太武山上有一塊「毋忘在莒」的勒石,也是金門地標,連階梯都不必上,只需與這四個刻字合影。紅頭山比較艱難,先搭船抵蘭嶼,舟車勞頓使體能大打折扣。人煙稀少,雜草叢生,好像走進熱帶雨林,又遇下雨,我第一次穿雨鞋爬山很彆扭,下山時頻頻抽筋,真是苦不堪言。

 

最初我訂下十座的目標,看到大台中登山社打著完勝班的旗幟,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參加。那年六月,吳台生大隊長帶著一群山友到北部露營,以策略和執行力只花兩天完成大屯山、七星山、基隆山等十二座。九月又費了三天,馬不停蹄地湊足劍潭山、獅子頭山等八座,算一算離五十座不遠了,便決心撩落去。

 

也許你會質疑這算爬山嗎?算!有人收集郵票,有人收集動漫卡片,我們收集的是三角點。認證過程必須手持歐都納戶外用品公司特別印製的冊子,與編號0-100的小百岳三角點或象徵物合影才算成功。爬小百岳像拼圖,把一個一個三角點拼湊起來,多一些耐心、毅力,加上有時間有計畫定能達成目標。

 

爬小百岳不難,但需要天時地利人和。記得造訪南庄向天湖,巧遇賽夏族人的矮靈祭,只見挨家挨戶喝得酩酊大醉,或躺或臥或繼續拎著酒瓶聊天,詢問登山口時,他們好心勸阻我不要前往,「危險啦!」果然雨天路滑,路徑不熟,我只好半途折返,直到第二次在山友協助下才完成。

 

爬小百岳的危險性不高,但偶爾也會有意外的驚嚇。尋找台東屏東六座小百岳時,在加奈美山被螞蝗吸住小腿,越掙扎越痛得像吸血鬼咬住你,深怕掉下一塊肉,幸好隊友以鹽巴撒下去,牠才捲縮掉落。

 

我曾不自量力加入雲嘉大尖山、二尖山、馬鞍山、梨子腳山、獨立山連續撿三角點的隊伍。剛出發,山友們早不見人影,我拼命追趕,好不容易聽見大夥兒說話的聲音,不聽使喚的腳賣力抬起來,轉個彎,整支隊伍又消失了,我的眼淚忍不住流下來,一邊哭一邊趕路,內心咒罵:此生再也不要爬山了。幸好,午餐休息後,隊長讓我提前出發,一掃跟不上的窘迫。

 

有一位中醫生每次報名時必問:「廖秀春參加嗎?」真令人不解。後來才知道他是評估若是以我這等肉腳都敢參加,那他一定能勝任,沒想到找個殿後的同行者,也是增強信心的好方法。

 

頭嵙山是台中的地標,在這兒認識熱情的山友,常見他們背著50公升以上的重量來回練習。爬山的氛圍很容易渲染,有人說登玉山是台灣人的榮耀,又說此生必訪嘉明湖,它是天使的眼淚,合歡諸峰是百岳入門款,谷關七雄最適合練體魄。在山友的煽動下,不自覺地跟著往山裡去,一到登山口,全身細胞都活躍起來。背包裡總少不了乾糧、帽子、頭燈、保暖衣、防水雨衣褲,隨時蓄勢待發。終於在兩年內伴著大山中級山和小山,完成小百岳的認證,獎金、獎盃,外加一頂繡著「廖秀春」的帽子,彷似獲得奧運冠軍般的榮耀。

 

在三腳南山完登小百岳。圖:春天提供

完成小百岳算是把台灣的地景走一遭,北至基隆南至屏東、台東花蓮宜蘭、離島跑透透。每次下山後,大夥相約遊晃當地景點,大啖美食,宜蘭鴨賞、牛舌餅當伴手禮、八煙溫泉泡湯、逛三峽老街、二尖山賞茶、鐵道漫步、走訪佛陀紀念館;還有順遊杉林溪賞牡丹,全是意想不到的驚喜。

 

回想起我爬小百岳的日子,歡樂多於酸楚。若問哪一座感受最深刻?小山具有可愛易登頂的成就感,人煙稀少或俊秀的中級山,充滿探究的神祕感,完成第一百座的三腳南山令人最開懷。當手持小百岳冊子與三角點合影時,那一刻的心情最是悸動。

 

作者/春天
廖秀春,筆名「春天」。逢甲大學國語文教學中心兼任助理教授,擁有一張台中市文學館志願服務榮譽卡,目前積極加入社區關懷據點取悅樂齡者。

 

本文為作者授權文章,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。

 

spot_imgspot_imgspot_imgspot_img

相關新聞

即時新聞

頭條新聞

熱門新聞